体育,是最高贵的教育2021年06月08日 10:59

啊,体育,天神的欢娱,生命的动力!……你就是美丽……你就是正义……你就是勇气……你就是荣誉……你就是乐趣……你就是培育人类的沃地!……

                                                                                                                     ——皮埃尔·德·顾拜旦《体育颂》

 

                                                                            奥林匹克精神


起跑,爆发,行云流水的交接棒,全场瞩目的男子4×100米接力压轴赛,两支队伍并排撞线,伯仲之间,裁判组反复视频回放,比较像素帧格……47″41!伊顿纪德接力队以一个肩位0.01秒的微弱优势获胜。这是周末刚举行的苏美达运动会动人心魄的一幕。

田径是“运动之母”,是奥林匹克“更高、更快、更强”的有力表达。古奥运曾只有一种竞技形式是跑一个斯塔季Stadion(约合今天的174-230米)。在女子百米决赛中,伊顿健儿唐蓉蓉率先冲过终点——这位百米最好成绩11″6的国家运动健将,曾经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赛场创造佳绩。

南京五台山体育场,十余次回旋赛事播音员“第一名,伊顿纪德!” 的成绩报告,Enjoy  the game,我们为胜利者喝彩,为兄弟团队喝彩,我们致敬比赛场上所有坚持到终点的参赛者。


“场上是猛士,场下是绅士”。伊顿健儿场上研究战术、运筹帷幄,工作中,项目化学习,“出设想、给企划、订罗盘、拟提案”。赛场上专注、精进,拼得不仅是体能、技能,还有智能、心能,渗透到日常,便具备了成长的核心要素——坚毅。

十余年,运动员们带动一位位伙伴走上赛场,带领一支支队伍走向各个赛事,在这个最通向“和谐”的“竞争”中,完成了从“我”到“我们”的蜕变。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奠基者、教育家顾拜旦提出促进和平、促进公平、促进教育是现代奥林匹克精神的内核,他希望通过复兴奥运会改变传统教育,从而促进青少年全面、均衡、协调发展。

奥林匹克精神流淌到校园运动会中,有着更接其本意的解读。在芬兰学校,运动会不是彼此竞争的“比赛”,而是属于每一个孩子的“自我挑战”,让孩子们回归到“运动”本身,体会到纯粹运动的快乐。在日本,没有个人比赛,只有团体赛,处处以公平为原则同时也考虑到孩子的情绪。

《奥林匹克宪章》写道:人类天性中美好的一切——了解、友爱、和团结、正直、公道、无私……在竞技中都得以尽情表露,又进而潜移默化影响世风。其所推崇的“Fair Play” 精神,“公平竞赛、契约精神”,在整个社会生活范围内被引申为公正、公平、宽容的人文精神。

 

                                                                           “运动改造大脑”

孩子的成长中,运动是非常重要的一门教育。2018年发布的《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学生的肥胖、近视和睡眠不足问题十分突出。“让学生运动起来,增强学生身体素质”的口号很多学校都在喊,但往往在开展体育教学工作时推进并不顺利。

平和教育集团总校长万玮在谈论“未来学校”时,曾“预言”:未来学校的核心学科一定会减少,有哪些学科是必不可少的?“唯跑步与读书不可辜负”,真正的核心学科,一个是体育,一个是阅读。

上世纪90年代,美国一群特立独行的中学体育教师开展了一场“教育实验”,叫做“零时体育计划”(Zero Hours PE),即在没正式上课之前,让学生早七点到校,跑步、做运动,要运动到学生的心跳达到最高值或最大摄氧量的70%,才开始上课。

研究表明,运动让“多巴胺”、“血清素”和“正肾上腺素”等产生,促进其大脑功能整合,用最自然的方式去提升体能与学习效果。另外,运动也是很好的宣泄管道,使孩子拥有正向情绪。后来,学校将“零点体育课”更名为“学习准备型体育课”(Readness PE),作为全校新生每天的第一节课。

“剥夺运动就是剥夺成长!”运动,除了给孩子一个好身体之外,也在影响改造大脑,也在传递一种精神:竞争、合作、公平、责任感、坚持不懈的努力,对输赢的正确态度......很多东西不用刻意教,在运动中就都学到了。

其实,体育本身不只是运动,也是一种生活哲学。跳远冠军高长江——这位在全国中学生田径锦标赛一跃出7.35m的好手——一下运动场后,马上又要奔赴学校,角色转化,团结、拼搏、不畏艰险也融入到工作生活中。伊顿健儿中很多人就是各自专业的中流砥柱。

今年六一儿童节,苍南县第一实验小学为全校学生送出一份运动大礼——“蹦吧蹦吧”韵律操。后疫情时代,让孩子们走到户外,绽放自我,让体育课不再“被代课”。

 

                                                                           体育即人格教育


自古以来,体育(physical education)于教育来说都不可或缺,无论东海西海,情理相通。春秋时代,“六艺”中,“射”是君子立身的一项技能。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古人寓教于射,所谓“射者,仁之道也”,“发而不中,反求诸己”。古希腊柏拉图主张将体育锻炼,同音乐(指包括诗歌、文学在内的人文)教育有机地结合起来,塑造出和谐而完美的灵魂。

英国的伊顿公学也把体育当成“最高贵的教育”,甚至提出“运动第一,学习第二”。8门必修体育课、27门选修体育课,还有独创的伊顿墙球Wall Game,伊顿五人,让孩子们几乎每天有半天都在运动。

威灵顿公爵曾说过“滑铁卢战役取胜于伊顿公学的运动场上”。近600年来,那些11岁的小男孩们走进伊顿,几年的摸爬滚打,完成的是生理、心理、知识、体能、思想和社会责任感的全面成长。

作家齐邦媛在《巨流河》中回忆重庆南开中学的生活时写到,“每天下午三点半,教室全部锁上,每个人必须到操场参加一种球队,除了下大雨,天天练球、比赛,无处逃避。”
作为国民政府首届全国运动会(1910年)总裁判和中国奥委会(1931年)创始人,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先生曾言,不懂体育者,不可以当校长。体育不仅是一项体能训练。“体育发达,非身体之强健已也,且与各事均有连带之关系。读书佳者宜有健全身体,道德高者宜有健全身体。”

 

                                                                           “伊顿是一所学校”


每周总有一天晚上,篮球社的男生们准时出现篮球场上,忙里偷闲切磋球艺,也会经常自发组织与其他企业和单位的篮球友谊赛。成员张凯说,“大家有共同的爱好,就聚到了一起”。在伊顿纪德这所学校里,体育教育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伊顿人自发组织了足球社、篮球社、乒乓球社、羽毛球社等体育社团,还积极参加甚至组织马拉松、户外徒步、自行车长途骑行等比赛。

在这所学校的各个楼层和角落,随处可见跑步机、椭圆机、划船机、乒乓球桌、跳绳、哑铃等各类健身器材;常年累月的体育活动,为同学们提供了挥洒汗水的舞台,蓄积成特有的体育文化氛围。这是“伊顿这所学校”的一角缩影,每一位伊顿人秉持运动精神,自主生发、各自绽放,各美其美,逐步成长为各自领域的隐形“冠军”。

“伊顿是一所学校”致力于创生一个健康互助有爱的学习成长共同体。不慎摔伤忍痛坚持到终点的钱大伟和孙程杰,面对工作一样全力以赴,追求卓越。体育精神,渗透延伸在伊顿人的工作生活中,如时刻保持问题意识,不断克服困难,解决问题,完善自我。

百年之前,蔡元培先生提出完全人格的形成,首先需要的是体育。他说,“以体育人”是用体育锻炼的方式去引导教育。体育素养直抵生命成长的深处,体育项目中蕴含的勇气、公平、荣耀与乐趣,让身心在历练中达到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