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文化】礼与服饰

时间:2014年03月27日 09:28内容来源:彭林(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校服文化】礼与服饰

1/1【校服文化】礼与服饰

  • 【校服文化】礼与服饰

 礼是从端正容貌、整齐服饰和使用得体的辞令开始的。《礼记》说:“礼仪之始,在于正衣冠。”“礼义之始,在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一个有良好修养的人,在公共场合必定体态端正、服饰整洁、表情庄敬、言辞文雅——这既是内在修养的表露,也是对他人的尊敬。积极进取的人总是把精力集中在修身和学习上,服饰但求整洁,与自己的身份相称,不与人在生活上争奇斗艳、炫富摆阔。唐朝时,高丽、新罗、日本的留学生曾来中国学习这种文明的制度——“衣冠文物”,可见“衣冠”这两个字有多么重要! 

一、衣冠是文明的标志 

服饰是文明时代的产物。相传在五千年前,黄帝的夫人嫘祖就发明了蚕桑丝绸,考古发掘的资料证明,这一传说并非空穴来风。浙江余姚距今约 7000 年的河姆渡遗址,出土过一件盅形的文物,上面画着四条蠕动着的蚕,还有一圈几何形的文饰。专家认为,上面的这几条蚕,已经属于家蚕的形态;那一圈几何形的文饰,很可能就是当时丝织物上纹样的写实。考古工作者在浙江嘉兴的钱山漾遗址发现了一块距今四千多年的残绢,可见,至迟在四千多年前,我们的先民就已经穿丝绸衣服了,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证明我国是悠久的丝绸王国。当时人们的衣服质料,除了丝绸之外,更多的是用麻。而衣服的作用不光御寒、遮羞,还有表达内心情感的功能,所以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很重视。古人所说的服饰,主要包括如下四个方面: 

头衣。头衣是指覆盖在人头部的织物,今人统称为“帽子”。先秦时因为形制的不同,而有冠、弁、冕等名称。在儒家的观念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所以古人对头发倍加珍惜。头发经常洗濯,甲骨文中的“若”字,就像人洗发之后、用双手理顺之形。头发洗净之后,要梳理整齐,挽成发髻盘好,再用玉、骨或竹做的簪子固定住,讲究的则还要用一块称为“纚”的帛把发髻包起来,然后再戴上冠冕——这样打扮自己,是一种严肃的人生态度的表现。先秦时期,只有成年男子才能戴冠。冠是身份的象征,因此当孔子的学生子路在战争中被对手砍倒在地后,他仍从容地系好冠缨,说:“君子死,不免冠!”后世冠冕的形制不断变化,到宋代有“幞头”等叫法。 

上衣。今人所说的衣服,古人有严格的区别:上衣称“衣”,下衣称“裳”。上衣用两条腰带束系,一条是布的,用来将衣服的腰部收紧;另一条是皮革的,缚在布腰带之外,主要用来系挂各种常用的物件。中国古人穿的衣服有鲜明的特色——汉族人的衣襟一律向右掩,称为“右衽”;而当时周边民族却流行“左衽”的样式。春秋时期,周边民族进攻中原,管仲以“尊王攘夷”相号召,保卫了中原王朝的安全。对此,孔子高度评价了管仲的历史功绩:“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 

下裳。先秦时代还没有出现后世的裤子,当时人们的下身衣服是用布片联缀而成的,其样式有些类似于今人所说的裙子。据文献记载,当时的布每幅二尺二寸宽,前面是三幅,后面是四幅,在腰间相交,彼此叠压处有褶。由于两腿不时地活动,使得大腿很容易暴露在外,因此腰的两侧各用一块称为“衽”的布条来遮掩。 

足衣。足部的衣饰主要有鞋和韤。先秦的鞋有单底和复底两种。韤的作用有些类似于今天的袜子,不过要厚实得多。 

二、穿戴的要则 

服饰还可以展示人的志尚、修养和气质。人与人接触时,影响最直接的便是彼此的服饰。 

第一,衣冠的穿戴要紧凑。宋代大儒朱熹提出了“三紧”的标准,即头紧、腰紧、脚紧。“头紧”,是指要把头发梳好,将簪子插得整整齐齐;帽子要戴正,帽带一定要扎紧。“腰紧”,是说要把腰带束好。“脚紧”,则指要把鞋带系紧。只有帽带、腰带、鞋带都扎紧了,人的精神状态才会显得振作,也才能表现出对人、对事的尊重。朱熹还说:“凡着衣服必先提整衿领,结两衽纽带,不可令有阙落”,如果这些地方不注意,则“身体放肆、不端严”,会“为人所轻贱”。《礼记》里也曾说“礼仪之始,在于正衣冠”。所以自古以来,无论男女,早晨起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梳头。西安的阳陵是汉景帝的陵墓,里面出土了很多俑,俑的头发都梳理得很讲究,发髻也很多彩,没有一个是披头散发的。现在我国大陆很多学校门口都有“整容镜”,要求学生到学校里来,先需对着“整容镜”照一照,如果头发衣饰等没有整理好,就需整理好以后才能进校;台北松山火车站的大厅里也有一面大镜子,上面写着“整肃仪容”四个字,可见两岸的理念是一样的:在公共场合一定要整肃仪容。 

第二,衣着不能过于暴露,尤其是女性。女同志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袒胸露背,这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还会引发一些别的问题。有人说,“男同志穿得越多,越绅士;女同志穿得越少,越时尚”,这是一种误导。这样的时尚,我觉得不一定好。正如某句笑话所言,“流行的不一定是好的,比如禽流感”。女同志穿着拖鞋、背心以及不太正式的短裤,堂而皇之出入任何场所(包括上飞机),对周围的人似乎熟视无睹,这样的时尚恐怕有点不正常。 

第三,衣着要注意身份和场合。衣着要跟年龄一致。古人认为,外表的衣服要与内在的德性相称,要跟内在的情感一致。如《礼记》说“童子不衣裘裳”,意思是说小孩子不要穿裘皮衣服,因为裘皮衣服太过华贵,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不配穿这样的衣服,即使穿上了内与外也不相称。另外,从健康的角度来讲,皮衣服穿了上火,对小孩子没有好处。 

衣着也要与场合协调。比如去参加丧礼,要穿黑色或白色的素服,因为在这个非常特殊的场合,所有的人都在为失去一位亲友而悲痛,甚至在哭泣。有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去参加丧礼的时候,穿着色彩艳丽的衣服,甚至涂口红、化妆;有人穿的是黑西服,但领带却是花的——这些都跟整个丧礼的气氛不协调,是很忌讳的、非常失礼的行为。相反,假如你正在服丧中,穿的衣服非常素气,那就不要参加他人的婚礼。在公共场合也有类似的问题。如在某个纪念抗日战争胜利 60 周年的晚会现场,女主持人穿了鲜艳的红马甲,合唱队的人都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八年抗战,我们牺牲了几百万生命,回想起来,谁的心情都很沉重。但女主持人穿着红马甲却彰显着节庆的快乐,这显然是不合适的;而一身洋打扮的歌唱者也让人觉得不协调:到底是中国人在纪念抗日战争呢,还是西方人在纪念抗日战争? 

衣着还要与职业相称。著名演员王刚曾提到,他上小学的时候,男同学们非常迷恋一位女老师,而这位女老师穿着特别朴素,所以,当时全班同学都跟着穿得很朴素、很干净——这就是这位女老师给孩子们的正面影响。假如学校的老师们都放荡不羁,衣着追求怪异并以此为美,那对学生的影响就会很消极。女老师尤其不能花枝招展,如果成天换首饰、衣服,学生就无法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学习上。不同的职业对于着装有着不同的要求,身在职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衣着,至于回家以后怎么穿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三、服饰要注意民族特色 

服饰要有民族性。服饰是一个民族最显眼的文化表征,许多民族如印度、阿拉伯、蒙古等都有自己的服装。在汉唐和明朝,我们的服装是非常漂亮、非常有民族个性的。辛亥革命把清朝推翻以后,孙中山发明了中山装。文革以前,毛泽东、周恩来都穿中山装,可是现在却几乎没人穿了。而前两年流行一时的唐装,还没有被大家普遍认可。那么,有关部门能不能动动脑筋,设计出几款既符合民族传统、又能被大家所接受的服装让我们来穿呢?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很多人都感到作为一个中国人是自豪的,也愿意穿民族服装。可是现在,适合我们穿的民族服装非常少。在正式场合比较省事的选择是西服,但西服需要你花很多时间去伺候它。我在台湾以及国外一些地方,看到许多开车的人都把西服挂在车子里或架子上,有的人甚至在马路上拎着西服走,这些人实际上已经成了西服的奴隶。有资料说,经常打领带的人,脑供血会受到影响。据说在日本,现在就有很多人穿西服不打领带。我想,穿西服不打领带,还不如我们不穿这个衣服。 

中国的衣冠文物,绵延数千年,对东亚文化的影响很大。我们有非常值得夸耀的民族服装,值得我们珍视和保护。 

来源:清华大学网上刊物

            http://www.sce.tsinghua.edu.cn/publication/qhjx_htm/1002/27.htm

伊顿纪德英伦国际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