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中国教育“寻人启事”|“寻根问道说教育”年度对话(三)

时间:2015年07月31日 09:58内容来源:ETONKIDD 伊顿纪德 国际校服品牌
【教育资讯】中国教育“寻人启事”|“寻根问道说教育”年度对话(三)

1/3【教育资讯】中国教育“寻人启事”|“寻根问道说教育”年度对话(三)

  • 【教育资讯】中国教育“寻人启事”|“寻根问道说教育”年度对话(三)
  • 【教育资讯】中国教育“寻人启事”|“寻根问道说教育”年度对话(三)
  • 【教育资讯】中国教育“寻人启事”|“寻根问道说教育”年度对话(三)

2015年7月20日-23日,由《新校长》杂志、伊顿纪德《优教育》杂志及温州翔宇中学联合举办的“寻根问道说教育”年度对话(三)在浙江永嘉山水开讲,根据本次话题特别邀请的16位不同领域的教育人,以“中国教育‘寻人启事’”为主题,展开了三天层层叠加的思考与辩论。

本次对话共分三个场次:
1、学校中,人是怎么不见的?(永嘉书院)
2、教育中,人是怎么还原的?(龙瀑仙洞)
3、人在哪里,我在哪里?(永嘉林坑村)

本次主题对话的特点,正如主持人、《新校长》杂志李斌主编在“活动主旨”所描述的一样深有意蕴:

全球现代性的核心追问就是“人不见了”,教育亦然。寻人,需要从人类祖先出发的地方开始:山与水、岛与洞、大地和丛林。

驻扎中国四大名屿之一江心屿、中国最美的山水村落林坑村,与一群不断思索与实践、追求与顿悟、回溯与展望的同道中人——校长、老师、学生、学者、教育媒体人同吃同住,与他们一起探寻人的演变,心的奥秘,体验、反思、对话,在别样的生命境界中思考教育的未来;同时围绕“中国教育‘寻人启事’”,通过开放式对话与辩论阐释您的观点、主张与实践。

本次对话成果也正如与会教育人临场创作的应景佳联一样富有启发与实践价值:

下永嘉,上嘉言,元嘉嘉会;
入山洞,出洞见,脑洞洞开。
让我们一起去听听他们说了什么。

学校中,人是怎么不见的?

站在教育的立场,您对人的理解是什么?

在学校教育中,“人不见了”、目中无人的现象有哪些?原因是什么?

人不见了,在大规模现代教育中是必然还是可以避免?

这是一场互相叠加的头脑风暴,目标是更多地发现教育人忘记、忽略的那些让人消失的情景,寻找让人回归的道路……
人是否消失了?

人类的存在究竟是个体为主的还是社会为主?深圳石岩公学黄承华校长提出了第一个追问。

北京亦庄实验小学的钱峰老师则分享了一个真实故事:一个最像孩子的孩子不被所到之处的学校认可,只因他做不出试卷上的正确答案——学生消失了,消失在大人的标准和规则中。

宁波滨海教育集团总校长李庆明描述了孩子不见了的种种表征,如自然禀赋的泯灭,心灵体验的匮乏,生活视界的窄化,圆融生命的肢解,自由活动的萎缩,创造角色的缺席……

不仅学校中的人消失了,社会中,人也消失了。“在地铁上,大人和孩子一人一个IPAD,人与人之间没有了对话。”上海戏剧学院附属高级中学校长肖英说。

而企业——作为教育的终点,也不得不面对人逐渐消失的困境。“教育培养出来的不是一个个独特的人,而是一个‘类’。”伊顿品牌创始人、《优教育》杂志主编陈忠先生说。

人是否消失了?

上海天赋才干研究中心的倪波老师认为,不是人消失了,而是人的希望消失了,因为他们的天赋被忽略或者掐灭了。

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助理孙海林也说,人不会消失,只不过是被别的东西所遮蔽:教育的功利、教师的状态、过度的竞争等。

而浙江大学教育学教授吴华却一再提醒所有人“别人所说的人的消失和你认为的人的消失是不是一回事?”

“寻根问道说教育”历来都不会只有一个声音。例如,翔宇教育研究院副院长邱华国则认为人从来没有丢失过。他认为孩子喜欢使用电子产品,是出于易于接受形象知识的本能。人类正处于上升,现在正在讨论的“人的消失”不是丢失,而是我们认识的局限和狭隘。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怎么调整我们的认识能力,把发展的时间降到最短。

从教育现场中找寻人消失的原因。

人是怎么消失的,身在教育第一线的校长和教育者们首先从他们熟悉的教育现场中找原因。

重庆渝中区精一民族小学廖伟和天赋才干的倪波老师都认为,教育行政僵硬的考核,校长,老师的目中无人,家长的满目是人,导致了人的消失。

而肖英校长则多从社会的角度分析,比如社会发展得过快,都是独生子女的现实让家长感觉输不起,还有目前普遍认为的生源造就老师和学校,学校的好差等同于校长能力的观念。

重庆巴蜀小学的马宏校长提到现在教育过多地强调科学与技术,而忽视情感也是导致人消失的重要原因。

但是江苏石梅小学的校长顾泳却不这么认为,“大数据问卷的分析,能洞悉到每一个孩子,不仅没有让人消失,反而让人更生动地出来了。”

人不见了的价值归因

任何现象都有其背后的逻辑。

宁波滨海教育集团总校长李庆明认为人之所以不见可以归为专制主义,功利主义,唯智主义,技术主义,形式主义,蒙昧主义和虚无主义。

而在深圳市教科院院长叶文梓的发言中有一个关键词——“割裂”。因为教育与自然,社会和传统文化割裂了,人就消失了。

翔宇教育集团总校长卢志文则认为是我们的观念出问题了——我们把成功放在了幸福前面。“‘成功比幸福重要’这个观点本质错在,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功,但是幸福可以每个人都有。”

原本计划3个小时的沙龙,因为参会嘉宾越来越激烈的讨论和碰撞而迟迟不能结束。

最后,主持人——《新校长》杂志主编李斌诗意地讲了这么一番话“我们既是拷问这个时代又是在彼此拷问,我们知道问题总是有的,但是腐烂是生机的必须,不见是找见的动力。”

教育中,人是怎么还原的?

人的还原意味着什么?学校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教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课堂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学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在教育中还原人,意味着教育将会更复杂,还是更简单?如果更复杂,我们能实现吗?如果更简单我们能承受吗?

7月21日,第二场对话在龙瀑仙洞一个局促的空间里开启。在神秘的隔绝感中,一群人犹如再回到人类的穴居时代,憧憬着我们遥远的精神家园,思索,挣扎,试图撕破一个小小的孔,然后破茧而出,化蝶而去。

把人还原到教育的场域中去

作为一线教师的钱峰讲述了“一个蝉蜕引发的教师蜕变”的故事。他认为人应该还原到自然万物中去,而带领学生实现这种还原,自己依靠的是从天地万物出发,又贯穿各个学科的“万物启蒙课程”。

而课程的开发离不开学校这个生态场。在廖伟校长的眼里,这个场必须是一个安全场、文化场和行动场。

把人还原到学校中去之后,还要“还原学校教师对孩子自我成长的信心。”孙海林说。

另一位一线老师金鸽说:学生如水面不会飞的天鹅,给他更宽广的水域,才是帮助他们起飞的关键。
如何做到这些?

江苏石梅小学顾泳校长认为,首先校长要时刻保持心灵的谦卑,眼中要有平凡,心中要有彼此,和教师一起成为我们,而不是我和你。

马宏校长认为,教育人应该让自己成为孩子生命中重要的他人,成为陪伴者才是关键,教师要懂得陪伴孩子过一种有意义、有意思的生活。

但是肖英校长理智地提醒,教育需要计算成本,爱和善良的实施,需要足够的能力支撑,所以保持可实施的平衡非常重要。

经过一天的相处,大家已经熟知了“寻根问道说教育”的规则——你的感性碰撞我的理性,不亦乐乎。

若想让人还原,教育应具有超越性

人的还原还意味着教育不应只有适应,还要有超越。陈忠先生在对其伊顿学园的介绍中,引发出教育应该超越应试,超越体制。

而邱华国院长则指出互联网的超越性,认为技术可以把人的智慧最快速,有效地发挥。

超越还意味着超越时代,教育回归到对终极问题的回应。李庆明校长借用康德的观点,认为“人的天性是自由”,教育就是让人从自在,到自觉,再到自由的过程。

而吴华教授认为要让人回归到人本身,不仅是教育人到修炼,还需要体制变革的深度推进:学校必须获得办学的自由,教育职能要去政治化,教育管理要去行政化,教育研究要去体制化。

主持人李斌从蒲公英教育智库组织建构的经验提出:教育需要拥有多元一体的价值观和实践性,一个杰出的组织和一所卓越的学校一样,多元价值的融合是当下的根本,在一个系统中保持教师及学生“个性化的相互依存,协作中的彼此独立”,是学校教育在这个时代的超越起点。

人在哪里?我在哪里?

当人被还原,他们是什么样子,是什么状态?在这样的教育中,校长的位置是什么?学生的位置是什么?

7月22日,第三场“人在哪里?我在哪里?”在永嘉林坑古村继续举行。

教育的思想引领,价值为先

李庆明校长认为校长应有三个角色:首先应该是哲学家,是价值与思想的引领者;其次是课程的领导者,即知识的经营者;最后,还应公众知识分子的担当者。

邱华国院长认为校长的职责一定要落实到课程上;除此之外,还要带着大家一起去建一所寻找价值的学校。

而陈忠先生根据其运营伊顿纪德品牌的经验,提出了教育人的根本使命是“思想引领,价值为先”的“伊顿立场”。

但是,这样的教育追求和教育人在当代为何普遍缺失?大家一致认为当今越来越缺乏教育家产生的土壤。

“人其实一直都在每个人的心中,没有走掉,只是被强制,愚昧遮蔽了。我们要在一个力所能及范围里消除这个遮蔽,去行政化,让教育市场化,让思想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全面的作用。”吴华教授说。

但是,李斌主编也有不同的见解:“大规模的领先时代的教育家从来都不存在,他们在人类史上每一个阶段都极其稀缺;大规模产生教育家的完美的社会制度也只是想象。任何教育人,要实现教育家式的改变,从来都需要拼了老命,今天也不例外。你若选择,就要拼命。”

教育在点滴的努力中发生改变

教育是一个做的事业。慢慢地,讨论从务虚到务实,教育人都试图在当今教育乱象中找到那个能撬动教育改革的点。

廖伟校长说把人放在教育中间,人的情感和我们就有了链接,用情感链接学习,学习才充满张力。

黄承华校长认为我们的教育现在正处在一个标准化和个性化的坐标里。人的回归意味着让学生有更多的选择。

倪波老师认为教师的职业需要找到五感:安全感、归属感、身份感、目标感、自我效能感。

马宏校长觉得自己坚定了回到生活常态、用心做教育、以价值引领、激发学校自下而上创新的决心。

顾泳校长宣称自己要做一个温和的改革者,用心工作,情趣生活。“我觉得,力所能及,尽力不过量,坚持这样的立场反而需要更大的勇气。”

李斌主编认为教育的自由是以底线为前提的。他分享了泉源高中如何从“低控制力的学习模式”变为“底线+空间”的结合。

邱华国院长说,底线就是价值的坚守。自由蕴藏与规则之中。但要警惕走入另一个极端——高控制,那意味着失去了教育人的底线。

而对于控制力,肖英校长有自己的见解。她认为校长做的不应是控制,而是把人心往你这里聚。但在这之前要制定好规则。

至此,第三期寻根问道说教育之中国教育寻人启事已告以尾声。教育中,人在哪里?主持人李斌结语总结到:校长面对师生应有四种情态:1、当人在哪里,则我在哪里,校长要保持随时在师生群体中的状态;2、当人在台下,则我在台上,校长实现对全校师生高度的价值引领;3、当人在台上,则我在台下,校长要构建以自己为第一推动力和示范性的一线为大服务体系;4、当人在自己,则我在自己,校长要认识自己的角色定位,实现和整个学校教师团队的优势互补。

伊顿纪德英伦国际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