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聚焦中英教育差异,关注学生核心素养 | 2016中英校长高峰论坛

时间:2016年04月20日 00:00内容来源:ETONKIDD 伊顿纪德 国际校服品牌
【教育资讯】聚焦中英教育差异,关注学生核心素养 | 2016中英校长高峰论坛

1/5【教育资讯】聚焦中英教育差异,关注学生核心素养 | 2016中英校长高峰论坛

  • 【教育资讯】聚焦中英教育差异,关注学生核心素养 | 2016中英校长高峰论坛

2016年4月17日,由上海教育学会主办,普陀区教育局、上海教育杂志社承办的、伊顿纪德校服品牌赞助的2016中英校长高峰论坛在华师大四附中举行。

此次论坛题聚焦中英教育差异,关注学生核心素养。大会邀请了尼尔•斯特劳格尔(BB C曾报道的引入“中式传统教育”的博航特中学校长)和朱利安•托马斯(英国惠灵顿公学校长)介绍英国中学教育的优秀做法,并与上海中小学校长代表共同探讨中英教育的差异与碰撞。

此次论坛有两个关键词被频频提及,一个是差异,另外一个是殊途同归。

“我曾经在剑桥镇小学听了一堂四年级的数学课,印象非常深。这堂数学课通过四个任务单来完成。首先给每个孩子一张表,告诉他/她波士顿的四五十家慈善机构,有拯救动物的,有关爱老人的,有保护环境的,分别叫什么名字。第二个任务,假设给你 1万元美金,你如何分给四家以上的慈善机构。第三,做一张帐单。第四个为你资助的慈善组织开支票。它完全是任务驱动型的,解决了时效性和实用性的,而且德育还渗透在里面了。

这堂课有没有问题?有问题,在这堂课上,二十四五个孩子分成两个组,两个老师,有一个女孩子一会儿在这里,一会儿在那里,两个老师都不管。分层的要求其实没有落实到该分层的每个孩子身上。一阵风吹过,我忽然发现这个很大的教室边上还有落地窗,窗帘里面还有一个沙发,沙发上还睡着两个孩子。”

这是上海教育学会会长尹后庆在2016中英校长高峰论坛上半场总结点评中说的一段话。这段话深刻地反应了中西方教育的差异:“项目导向、任务驱动”式学习与传统授课教学、低控制力学习与高控制力学习……

一个很矛盾的现象

近几年,中西教育界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一方面是国内强劲的教育改革呼声,留学的低龄化趋势,而另一方面则是西方前仆后继地对中国教育的学习。

2009年,上海在PISA中夺冠。2011年,哈佛大学教育出版社出版了一本题为《超越上海》的书,详述中国教育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原因。2014年,英国教育教育部长尼克•布尼学习中国的教育方式。2015年,上海在PISA中再次夺冠。《世界是平的》作者弗里德曼先生造访上了海最普通的蔷薇小学,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上海的秘密》一文。他所说的 “秘密”,在我们看来可能是一些司空见惯的行为,比如说教师的集体研讨、教师的培训等等。

中国国内对西方教育的反应呢?

2015年,英国广播公司(BBC)在博航特中学拍摄了一套名为《中式学校:我们的孩子够坚强吗?》的纪录片,内容是让5名中国教师在博航特中学实施为期4周的中式教学。

此节目一出,立刻掀起轩然大波。在一些报道中,“我们的老师被英国学生逼疯了” “中国教师将英国学生训哭”等标题引发热议。但是, “指责声”盖过理智的分析,真实情况是怎样?此次会议,主办方特别请来了博航特中学校长尼尔•斯特劳格尔先生。

出乎意料,斯特劳格尔先生肯定了中式教育的意义:“首先生物学生在中国式教育中明显表现更好。再者,中下水平的学生会从老师那里得到一种被关爱的感觉。还有,在数学课当中,比如说题目非常难的时候,学生在中式老师的关注下,自信心会得到提升。”

五位中国老师离开后,博航特中学将参照中式教育的模式,把科学学科分为生物、物理、化学三门,而不是像以往一样统一为科学课。

主办方还请来了两位赴英的一线教师,“英国老师的自由性比较大,每个老师可以凭借经验准备每天的数学课;英国老师教学手段多,会用各种点子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教学与生活非常的紧密相关,学就是为了用,如果没有用,就不必学”。林徐劢说。

对比这两个国家的孩子,老师们发现英国学生的归纳能力、形象思维更强。”

“反思我们的数学课,每一节课内容非常的紧凑,教学的重难点非常突出,但总觉得我们的上课似乎什么都帮孩子安排好了,设计好了,孩子的学习似乎太顺利了。所以欠缺了一些探究的味道。”杨雪芹说

“我不会从那里出发”       

有一个笑话。一个年轻人向一位长者问路,而长者的回答却是;“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从那里出发。”

麦肯锡曾经发布过名为《世界质优学校体系如何运作?》的报告,该报告指出,当教育体系处于低水平有待改善的状态,就必须要有一些严格的评测体系,来规范学校和老师的教学活动;但是,如果它们已经变得非常优秀了,那就应该给老师和学校提供非常大的自主权……

如此一来可以解释,为什么桥梁国际学院的教案由总部“调制”好后统一“配送”,为什么芬兰的罗素高中可以不分年级、一人一张课程表。也可以解释,目前我们的呼吁是正常的。我们的课程正在不断从低结构走向中结构走向高结构,然后学科与学科之间形成联系。

麦肯锡的研究是基于一个群体。但是,在我们眼中的是一所所的学校和一个个的个体。一个地区内,每个学校的质量不尽相同,一所学校内,每一个孩子的水平也不一样。高质量的教育和低质量的教育,是相对于每个孩子的发展而言的。即,这样的教育,是不是让孩子的生命质量得到提升?

2002年,美国十几年出台的备受争议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确保中低水平孩子的教育质量。上海的“高期望”和”对最差的孩子也不放弃”,让上海后5%学生的PISA的成绩比其他地区高出很多。但是,赴英一线老师口中的“探索式学习”是不是对高水平的孩子更有利?

协和双语学校的校长卢慧文说,中西教育的融合仅仅做成盖浇饭是不够的,很多东西好象做了这个,一定要偏废那个。但是我们要看一看怎么样在双方的优势当中,非但不打架,还能互相帮助。

未来说了算

PISA只是对阅读、数学及科学三方面的评估,那么未来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以“核心素养“为主题的下午场帮我解答了这个问题。这也是我获得的第二个关键词“殊途同归”。

惠灵顿公学的校长朱利安•托马斯提出四个目标“首先是学术能力的培养,包括认知能力和逻辑能力,第二种能力是个人的社交能力,第三是身体的基本素质,第四个能力是道德情感能力。”

上海教育学会副会长胡卫公布了中国教育学会《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征求意见稿》当中提出了九个方面的核心素养。这九个方面包括社会责任、国家认同、国际理解、人文底蕴、科学精神、审美情趣、身心健康、学会学习、实践创作。

上海纽约大学招生办周鸿主任认为是想象力、创造力、好奇心、跨文化的交流、沟通、合作的能力等。

七宝中学的王芳校长提出的核心素养有正直、自律和善良、尊重和合作、创新和毅力。

平和双语学校万玮校长认为第一个应试的能力,第二个信息与特长,第三方面是文化传承,第四个方面是视野与格局。

基本上,大家都认可真正有用的知识并非客观的反应,而是问题解决的思维能力,它能帮助孩子批判性地思考和阅读,清晰地,有顺服力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并随着学生认识程度的深入不断升华出新的知识。另外一个是价值观,即我们的教育应该把孩子带往何处。

孩子不可能从关联不高的学科中,习得知识的背面的逻辑,形成对学习原理更本质的了解。所以,就需要开设跨学科的课程,培养孩子探究能力、批判性思维、综合能力、合作沟通方法。

但是一开始就从思维策略开始学习是有困难的。学生还是需要时间去探究基本概念,生成与其他信息的额联系。所以,单门课的讲授也很重要。

“所有的课程都应该有第三个层次,就是一个人的价值观。学习的过程又是一种自我精神修养的过程。” 上海教育学会会长尹后庆说。

而这一切又对教师的素质提出了一个很高的目标。

教育是复杂的,而教育的魅力就在于教育的复杂性。好在,我们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和渠道在国际教育发展坐标系中寻找自己

伊顿纪德英伦国际校服